切换到宽版
  • 2阅读
  • 0回复

阅读之乐 时时刻刻 倡导全民阅读 倾听阅读需求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衡衫芭
 

娱乐平台

      2019年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倡导全民阅读,推进学习型社会建设”,这是全民阅读连续第六年写入政府工作报告。
      
      阅读,无论在城镇里还是田野上,成为越来越多人的生活必需;读者,不分年龄、学历、职业,成为越来越广泛的身份标识。
      
      今天,我们聚焦青少年、城市居民、农民工等群体,不仅看他们读什么、如何读,也在倾听他们对阅读的新需求。
      
      ——编 者
      
      倾听校园琅琅的读书声
      
      对于孩子而言,没有什么是比安静阅读更美妙的事。近日,教育部组织向全国中小学图书馆推荐优秀图书活动,拓展着孩子们的阅读内容和外延。“阅读当自少年始。琅琅书声,就是孩子的朗朗天空。”老师们说。
      
      中关村第三小学环形的教学楼设计,整整一层的自由阅读区,孩子们可以随时随地阅读,读到兴起,索性脱掉鞋子,坐在舒服的垫子上自由阅读。
      
      在北京市第十八中学,孩子们随手可触的地方都设置了“漂流书架”,每个年级的楼层都设有展示空间,展示读书海报。同时,走廊里还布置了大量的电子阅读机,学生只需要扫描二维码,就可选择喜欢的书在手机上阅读。
      
      阅读当是青少年生活的一部分。这些学校的精心设计,彰显了科学的育人理念。
      
      “学校没有设计传统意义上的大图书馆,而是将图书馆全部打乱分布在校园各处。学生借书时,可以按照每本书上的定位条码,按码索骥。”在中关村第三小学校长刘可钦看来,“学校里,处处是图书馆,处处可借书。学习、阅读,不仅发生在课堂之上,更发生在学生的足迹所至之处。教育,时时处处发生”。
      
      “阅读,不仅能让孩子直接体会母语的美和力量,更是对他们精神上的提升。要在耳濡目染、潜移默化中培养阅读习惯,呵护阅读的热情。” 清华附小副校长张华毓说。
      
      北京市第十八中学主动为学生搭建校内外各类阅读分享活动的平台,鼓励学生自发组建扬帆人文社团,学校定期开展名家大师进校园活动,每月制作“聚宽读书”专栏,在校园公众号推送。
      
      对于当下的许多家长和老师来说,引导孩子在阅读过程中,处理好“电子+纸质”“经典+流行”“推荐+自选”等几对关系,是难题也是挑战。
      
      “不要让孩子只沉浸于碎片化阅读,要引导孩子从浅阅读循序渐进地走向深阅读。教师可以通过组织阅读研讨、分享等方式,减少儿童对于系统性知识、经典阅读的陌生感和距离感。”北京大学教育学院院长阎凤桥说。
      
      不少老师和家长达成共识:无论经典还是流行,都要符合儿童的成长规律和认知规律,激发阅读兴趣和自觉。“希望出版业能更关注时代的发展,观照儿童的心理,创作出符合新一代儿童接受习惯的优秀作品。” 山东临沂北城小学校长张淑琴认为。
      
      “理想的阅读书目有几个关键词——适合、多样、贴近现实。”北京石油学院附属中学校长孙玉柱谈道:以初中生为例,根据学校阅读调查,初中生对幻想、青春、科幻、漫画类的图书兴趣最大,因为这个时期的学生对未知的事物很好奇,学校要主动筛选这一类型的优秀作品。
      
      “阅读也像找朋友,每个孩子的需求和趣味都不完全一样。要尊重孩子自己的选择,这才符合人才培养的多样性。”中国人民大学文学院教授张洁宇认为。
      
      “阅读能陶冶心性,训练思维,深刻思想。”谈及阅读之于儿童成长的作用,清华附小校长窦桂梅说,“阅读,至关重要。”
      
      丈量城市开阔的文化空间
      
      今年的全民阅读调查报告首次公布城市阅读指数,从城市阅读指数、个人阅读指数和公共阅读服务指数三个方面进行评估。
      
      “城市阅读指数的发布,就是要通过榜单推动各地深入开展全民阅读。”中国新闻出版研究院院长魏玉山分析说,从今年评出的城市阅读指数前10名来看,排首位的深圳是“全民阅读活动开展最早、活动影响力最大、活动效果最好的代表性城市”;苏州和北京创造具有自身特色的全民阅读推广模式,也在榜单中名列前茅。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前总干事长伊琳娜·科娃曾感慨:“我走过很多地方,去过很多城市,没有一个城市一个地方像深圳那样,那么多家庭,那么多孩子,聚集在书城尽享读书之乐。”
      
      今年世界读书日,也是第四个深圳未成年人读书日。540场活动,点燃了深圳小读者一年一度的“文化狂欢”。
      
      2019年,深圳读书月举办主题活动8083项,向社会捐赠爱心图书2500余万元;深圳读书论坛邀请专家学者200余位,还创出经典诗文朗诵会、打工文学论坛、亲子阅读论坛等品牌活动。据统计,截至目前,读书月活动累计吸引约1.5亿人次以各种方式参与。
      
      深圳书香城市建设的经验获得认可:2018年深圳阅读指数研究报告显示,97.5?接受调查的居民对阅读资源表示满意,98.4?深圳居民认为阅读对人生重要。
      
      如今,638座公共图书馆、300台包含书香亭在内的自助图书馆、150多家特色书店,构成了深圳这座“生活在图书馆中的城市”的阅读地标。
      
      深圳出版集团党、总经理尹昌龙说:“认识到书店对城市发展的长远意义、阅读对市民的深远影响,深圳由此拥有了一笔值得自豪的文化财产。”
      
      激活乡村旺盛的阅读需求
      
      有人说,读书是世界上门槛最低的课堂。可对2.8亿农民工群体来说,这一门槛,并不算低。
      
      根据第十六次全民阅读调查报告,2018年我国农村居民阅读率为49.0?比城镇低19.1?农村居民年人均阅读量为6.87本(含电子书),比城镇低2.14本。农村居民的图书阅读率远低于城市,但对举办读书活动的需求,却比城市更加迫切——有超过2/3的农民,渴望通过阅读丈量田野之外的世界。
      
      庞大的农民工群体,农事、工作之余做些什么,如何满足他们旺盛的精神文化需求?
      
      魏玉山认为,要通过政府引导和社会力量参与,让更多优质阅读资源涌入农村,激活农村阅读需求。
      
      这些年,建设农家书屋、加快网络覆盖、推进乡村阅读,来自各地政府和社会各界的努力,逐步改善着农民工的阅读资源和阅读状况。深圳为外来劳务工量身定做了“青工书屋”“青工读书成才大型报告会”等项目;成都上百座农家书屋开展近300场形式多样的读书活动,吸引读者人数过万……
      
      “农民工的文学阅读量高于一般国民的平均水平”“1年读10本书以上的农民工超过半数”——这是山东大学对农民工群体的文学阅读情况进行科学调查后得出的结论。
      
      山东大学“当前社会‘文学生活’调查研究”课题组相关负责人、暨南大学文学院教授贺仲明解释说,真正喜爱文学而阅读的农民工比例极少,文化资源的失衡、娱乐方式的单一、经济交通的压力,导致阅读纸书成了相对纯粹的一种休闲方式。农民工在全民阅读中,依然属于“弱势”群体。
      
      农民工的业余文化生活与生活质量息息相关,也是构成他们幸福感的一部分,进而关联着城市的文化形象、社会的文化素质。“加强引导、提升品质,才能推动全民阅读向高质量、纵深化发展。”贺仲明说。
      
      (记者 赵婀娜 张 贺 陈圆圆。藏新恒、周林怡、陈国占参与采写)
      
      来源:人民日报
      
      
快速回复
限8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