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 10阅读
  • 0回复

小叔子下聘礼,彩礼钱不足,“嫂子就是半个妈,不找你找谁?”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彩色沥青


      
      不过,当兄长结婚了,有了自己的家庭和孩子,需要承担起新家庭的生活重担时,那些日渐成长起来的弟弟和妹妹,也需要理解兄长的难处,应该担负起生活的责任,不能总是依靠家人的庇护。
      
      然而,现实生活中,总会有一些“扶不起的阿斗”,他们在父母、兄长的阴翳下成长,即便长大了,步入社会了,依旧难以展翅高飞,凡事都期待着,在家人的帮助下达成所愿。
      
      读者郑女士,就因为小叔子订婚的事情,扰的内心很烦乱,和我谈及此事的时候,不无埋怨地说道,“婆婆溺爱小儿子,让小叔子缺乏担当,就像是一个长不大的孩子一样。”
      
      小叔子遇到爱情,准备谈婚论嫁下聘礼的时候,因为婆婆手里的积蓄,达不到对方要求的彩礼数目,于是,在婆婆的撺掇下,小叔子找到郑女士,并且以“兄长如父,嫂子就是半个妈”的理由,来让嫂子出这笔费用。
      

      
      在结婚之前,想必许多女人,都曾幻想过,嫁到婆家之后,能够与公婆和睦相处,能依靠自己的智慧,有效避开婆媳矛盾,让婆媳关系朝着积极地方向发展。
      
      郑女士也是如此,还没嫁人的时候,每每看着自己的男友,她都会设想着,彼此牵手,走进婚姻之后,两个人一起孝敬公婆,将小日子打点的幸福浪漫。
      
      当以儿媳妇的身份,去面对老人家的时候,郑女士才意识到,之前的想法太过幼稚了;善待婆媳关系,与老人家和睦相处,只不过是自己的一厢情愿。
      
      公婆俱在的原生家庭中,老公王先生是老大,还有一个大学毕业两年多的小叔子。公公话语不多,但是看得出,对大儿子比较偏重,许多拿主意的事情,都会和郑女士的老公去商量。
      
      而婆婆,和许多母亲一样,比较偏爱小儿子,当俩兄弟有意见不合的时候,婆婆通常会选择站在小儿子的那一边,数落做兄长的,不知道照顾一下自己的弟弟。
      

      
      不过,在时间的推移中,郑女士从老公那里得知,婆婆向来偏心小叔子,从小到大,每当哥弟俩有矛盾的时候,婆婆都会护短小儿子,让大儿子凡事都要让着弟弟。
      
      老公心有不忿,但是逐渐接受了婆婆的安排,认为做兄长的,理所应当去照顾弟弟,将好吃的、好玩的让给他,甚至,因为家里供不起两个人读大学,老公还将读书的机会,也让给了小叔子。
      
      逐渐感受到老公的委屈之后,郑女士才意识到,在这样的原生家庭中,想要将建立和谐的婆媳关系,似乎也不是容易的事情;或许,现在婆婆和自己还不熟悉,所以不敢招惹儿媳妇,一旦时机成熟了,恐怕自己也会跟老公一样,成为婆婆任意拿捏的对象。
      
      唯恐婆媳关系方面的尴尬,加上心疼自己的老公,赶在生孩子之前,郑女士与老公商量后,就将两个人的积蓄拿出来,加上嫁妆钱,凑了一笔首付,买了属于自己的婚房,从这个原生家庭中搬出去,算是分了家。
      

      
      有了自己的小家,郑女士与老公王先生,日子过得虽然冷清了一些,但是从此不用和婆婆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郑女士对婆媳关系的担心,也逐渐消失了。
      
      正当夫妻俩,一边享受着甜蜜的小日子,一边安心备孕的时候,小叔子不请自来,找上了哥嫂二人。
      
      到了小两口的新居,小叔子也没客气,在房间里瞅来瞅去,然后开门见山地说,“哥,我要订婚了,彩礼钱还差五万块,这笔钱你来出吧。”
      
      听到小叔子理所当然地口气,郑女士心有不快,想想一直以来,老公在婆婆的要求下,凡事都让着他弟弟,现在,小叔子“无事不登三宝殿”,因为彩礼钱不够,就来找兄长要钱。
      
      “你下聘礼,凭什么要我们出钱?”看着眼神躲闪的老公,郑女士知道,面对小叔子,老公一直都不好去拒绝,于是她赶紧站出来,反问道。
      

      
      看着小叔子似笑非笑的表情,郑女士知道,老公的这个弟弟不好惹,不仅被婆婆宠坏了,而且在那个原生家庭中,也学会了用强势的态度,来要求自己的兄长。
      
      郑女士没有生气,甚至,内心还有点庆幸,自己与老公做出买房的决定,从那个原生家庭走出来,不仅避免了婆媳关系的尴尬,更是避免老公一直被小叔子所连累。
      
      小叔子谈婚论嫁,需要下聘礼,因为彩礼钱不够而登门,甚至,还以“嫂子就是半个妈,不找你找谁”来要挟,作为兄长和嫂子,是不是该出这笔钱呢?
      
      想想自己的房贷,接下来还会有宝宝要抚养,又想起在原生家庭中,老公吃过的苦头,受过的委屈,于是,郑女士有了自己的主意,她也转脸一笑,回答小叔子,“婆婆才是您的亲妈,彩礼钱还是找她老人家吧!”
      

      
      面对小叔子的要求,郑女士委婉地拒绝了,在她看来,既然分家过日子了,亲兄弟也要明算账,这样才能避免更多的矛盾。
      
      现在,她顶着婆媳关系破裂的危险,拒绝出彩礼钱,其实,就是为了说明一种态度,即便是做兄长,也不应该毫无止境地去包容自己的弟弟;即便为不成器的弟弟付出再多,在对方看来,也只是理所当的事情。
      
      在传统上,有长兄如父的说法,那么,如果弟弟娶媳妇,作为兄长是否有承担彩礼钱的责任呢?
      
      其实,这个话题并不难回答,在父母不偏颇、兄弟和睦的家庭中,一家人齐心协力,一起为了幸福生活去努力,这样的氛围里,彼此相互关爱、相互帮助,即便为家人付出,也是一种幸福,所以当弟弟结婚,急需彩礼钱的时候,哥哥能帮则帮,能体现出家庭的凝聚力。
      
      相反的,如果父母对待孩子,还会藏有私心,致使兄弟之间无法正常相处,甚至如郑女士的小叔子一样,对待哥哥总是一副傲然的样子,这样的弟弟是否值得去帮,就值得商榷了。
      
      
快速回复
限80 字节
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再选择上传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