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 1阅读
  • 0回复

杭城著名咖啡馆接二连三关门,我却问爸妈借了钱打算重新装修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温州近视手术

      口述:琳琳(杭州良渚一社区咖啡馆老板)
      
      我决定重新装修我的咖啡店,有朋友担心地说,你别想不开呀,不想活也不能乱撒钱。
      
      可是,我偏不信。一家店用心经营久了就成了家,而客人也就成了家人。家若不在了,家人怎么办?累了,乏了,还能去哪里?还有我们的客人乐队,那么欢乐的日子,怎么能说不要就不要。
      
      我知道朋友们担心什么,半个月前,800多方的杭州银盐咖啡馆中山南路店宣布关店。
      
      杭州的另一家网红咖啡馆random凤凰山店也宣布结束运营。
      
      杭州的咖啡圈里,愁云惨雾。大家的生意都一落千丈,关的关,停的停,还有的就是在想办法求生存。
      
      生意比平时火爆的只有瑞幸,但那是在曝出财务造假之后……
      
      朋友是好心,是关心我,但我觉得“不破不立”。
      

      
      我的咖啡馆开在良渚的中心商业区,属于社区咖啡馆,来光顾的都是附近居民。
      
      几年前,这里还有好几家咖啡馆。
      
      那时候,我还是个脑袋里装满了许多浪漫梦想的大学生。
      
      我家住附近,大学快毕业时,我经常来这家店写论文,店里有空调,点一杯咖啡能坐着写上大半天。
      
      那时,我就喜欢上了这家咖啡馆,总觉得一走进去,时间都变慢了。
      
      后来我毕业了,有一天,我去咖啡店,刚好老板在贴招聘,我说我来可以吗?老板非常开心,她知道我是爱咖啡的人。
      
      很多人眼中,咖啡师是一个浪漫光鲜的职业,围着围裙,站在醇香四溢的吧台,帅气地拉个花。
      
      现实却是,除了到处参加培训班不断提升学习、每天制作咖啡外,还要当专业洗杯妹子、榨汁小妹、擦桌妹、扫地拖地妹……
      
      工资一个月只有四五千元。但我是真的喜欢啊。
      
      我也跟老板一样,成为了许多客人的朋友。我的花拉得越来越好,我学到了很多关于各种豆子各种咖啡的知识,并把这些分享给同样热爱咖啡的客人。
      

      
      进店没多久,我入股成为了咖啡店的合伙人,咖啡店从45平扩大到97平。
      
      2016年,合伙人生孩子了,无暇再管咖啡馆。在父母的支持下,我把店整个盘了下来,店面转让费十几万,房租一年也是十几万。
      
      为了节约成本,我只雇了一个员工。从此,我们俩就照看起这家店来了。
      
      每天我们从早上10点到晚上10点,我俩轮班。
      
      人手少,再加上我比较想做纯粹的咖啡馆,店里能供应的品种也就不多,除了咖啡、果茶、果盘和几样小吃,别的就什么也没有了。
      
      咖啡行当想赚钱并不是件容易事,社区里的咖啡馆一家家都转让了。
      
      托邻居们的福,我们的生意一直能够维持我们的开支,很多人没事就喜欢走出家门,到店里来坐坐。生意不算特别火爆,但也没有很冷清,双休日店里的8张沙发座椅总能坐满。
      
      有时我还会在店里组织各种沙龙,读书、跳舞、做手工。
      
      我甚至成立了一支乐队,乐队成员都是我的顾客。
      
      年二十八,我给客人做完最后一杯咖啡,就等待初八左右开店了。
      

      
      没有想到,店一关就是近两个月,而且直到现在疫情仍在持续。
      
      大年初四初五,商区陆续有小吃店开门。
      
      但很快,一则寻人启事传遍整个社区:一位新冠病确诊患者早上在包子店买过包子,包子店紧急关店,老板、员工隔离,现在寻找跟患者并排买包子的大妈。
      
      寻人启事传开,商区整个封闭了,连药店也关门了(确诊患者也去过)。
      
      我的店员是温州人,她回了老家,也回不了杭州了。我跟她说,不着急,反正我们店暂时也开不了,你的工资我会照常发。
      
      宅在家的日子,我一直在想接下来店该怎么办。
      
      杭州的咖啡圈大多数比我焦虑。他们的规模有的很大,有的光装修成本就上百万,员工也多,再加上房租压力。这个时候迟迟不能复工,影响太大了。
      
      这时候,已经有人在考虑转让了。
      
      我从来没有这样的想法。
      
      一个是我们店小,人员开支小,再加上父母的帮助,压力没有那么大;二是我热爱咖啡,没有想过去换行当。
      
      店总会开的,我们总会复工的。
      

      
      2月下旬,杭州的咖啡馆陆续复工,我们即将迎来春天。
      
      由于商区曾经有确诊患者出入,直到3月初,我们咖啡馆的复工申请才通过,店员也从温州回来了。
      
      我采购了消水、口罩、额温枪,让店员在租房隔离了几天才开始上班。
      
      我们一开始只能做外卖,还无法堂食。
      
      这对咖啡来说,是很要命的。因为堂食咖啡跟外卖咖啡的口感实在差太多,我们打包好再送到顾客手里,咖啡已经凉了。
      
      我们人手不足,也没法自己去送外卖,只能依靠外卖平台。外卖平台每单要收取20%的服务费,此外还要我们去做满减活动。
      
      过去,我们店80%的顾客都是堂食,外卖只占很少比例,现在能够营业后,来点外卖的一天也没有几单。
      
      生意实在太差,为了减少囤货损失,我也不再进水果,不供应水果盘和果茶了,小吃也没有了。我能提供给大家的只有几款咖啡。
      
      纯做咖啡也很难。
      
      年前,我从供应商那里进了一批咖啡豆,是新品种,赏味期很短,当时想年后给大家喝。结果长期不能营业,最佳赏味期已经过了,我只能自己喝或者送朋友。
      
      咖啡豆也进得很少了,以前我会早早让供应商给我烘豆子,现在店里只剩几小包时,我才会让他给我烘。
      
      而且为了保险起见,新品种也不进了,只进店里常用的几款豆子。现在国外疫情比我们还厉害,而咖啡豆需要进口,价格势必也会受到影响。
      
      不止是咖啡豆,进口奶油、牛奶也已经明显涨了,我们的几款咖啡里都需要这些原料。
      
      比如我们用的奶油,价格已经涨到翻倍。
      
      前几天,物业还催我交了这一季度的物业费。我本来想跟物业、房东叫叫惨,但是这不是我的性格,还是按时交吧。
      

      
      担心我的店消失有客人给我发红包
      
      咖啡圈里开始想各种办法自救,推外卖、卖咖啡豆、卖挂耳咖啡,我们也卖了些咖啡豆。
      
      对于一些以写字楼客户为主的咖啡馆来说,这些措施还是比较有效的,因为客户都已经上班了。
      
      但对我们这种社区型咖啡馆来说,只能算是杯水车薪。因为人们再不像以往一样,不工作时会出门喝杯咖啡了。
      
      3月中旬,我们店开放堂食。一开始,我还是不太敢让客人进来,客人也不太敢。
      
      慢慢的,有一些顾客朋友戴着口罩坐了下来,我们离得很远聊天。
      
      即便开放了堂食,生意也不及过去三分之一,店里总是空荡荡的。
      
      有一天,有个常客突然微信上给我发了个166元的大红包,她说:“突然想到你们应该这个时候日子很难过,发个红包支持你一下。希望还能在你的店里看到你。”
      
      这位客人经常在国外,来店里的日子并不多。
      
      这红包让我觉得特别温暖,等她再来,我要请她好好喝一杯。
      
      杭州发放消费券,我们店也能用。
      
      有的客人来店里,第一句话就是:“能不能用消费券?”
      
      我说,可以的。没想到他接着就说:“这个消费券是政府出钱补贴还是你自己补贴,要是你补贴的话,我今天买咖啡就不用券了,别的地方用掉。”
      
      这样的厚爱让我不知道该说什么。
      
      这些天,顾客朋友们很多都发消息给我打气,替我想了很多主意。比如开发新品种,做点奶茶、蛋糕什么的,比如涨涨价,比如卖充值卡时要求限期使用等等。
      
      我们做的都是老客生意,暂时还不考虑涨价以及限期用充值卡。每天,我都在被这些小小的事情所感动。
      
      半个月前,800多方的杭州银盐咖啡馆中山南路店宣布关店。
      
      杭州的另一家网红咖啡馆random凤凰山店也宣布结束运营。
      
      圈子里的龙头倒了好多家,但我这家无名的小店却还不想倒,怎么办呢?
      
      客人支持我装修主动帮我搬家俱
      
      我决定装修。
      

      
      我想得其实很清楚——“不破不立”。
      
      这疫情总有过去的一天,人们总会走出小区,来到我这里坐一坐。这是家普通的店,但我能感受到顾客朋友们对我的心意,我想接受这份心意,并且继续传递。
      
      实际上刚盘下店时,我就挺想装修,但种种原因一直搁置了。这时候反正生意不好,为什么不拿来装修?
      
      说来难为情,装修的钱也是跟爸妈借的——这些年开店虽说也赚了点钱,但我平时出去外面学习、培训,基本没有结余。
      
      工期一个月,一个月后我的店就能再度开张。
      
      我相信这一个月里,国内的疫情能控制得更好,我会有生意的。
      
      昨天,是装修前最后一天营业。
      
      许多客人得知这消息,都赶来了,有的甚至驱车20多公里赶来。这也是今年我店里人气最旺的一天!大家喝着咖啡,述说着和这家咖啡店的故事。
      

      
      我几乎没请什么工人,客人们就帮着我把东西蚂蚁搬家似的一件件都腾空放好了。
      
      说实话,我心里本来是有些忐忑的,毕竟经济环境今年看来不容乐观,我会不会是真的不知死活,最后的装修钱也打了水漂?
      
      但看到大家这么支持我、帮助我,我又无所畏惧了。
      
      社区这么大,总要有一个地方让动荡的心歇歇脚。我的店,就会是这样一个地方。我相信。
      
      整理/阿基米
      
      编辑/蔷薇
      
      
快速回复
限80 字节
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再选择上传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