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 132阅读
  • 0回复

“匿名者Q”:阴谋论者的狂欢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重庆眼底手术专家


      
      自8月底以来,一系列示威抗议活动发生在欧洲多座重要城市,柏林,伦敦、巴黎、苏黎世、马德里等纷纷卷入其中。在游行队伍中,抗议者们高举“新冠病是一场骗局”等标语。阴谋论组织“匿名者Q”(QAnon)的身影在这些抗议活动的现场不时闪现。
      
      “匿名者Q”影响欧洲
      
      互联网可信度工具新闻卫士(News Guard)的一项最新报告显示,在美国流传已3年、来自“匿名者Q”组织的毫无根据的阴谋论,如今在欧洲蔓延开来。在2019年底到2020年初,许多新的“匿名者Q”网站、页面、群组和账户出现在英国、法国、意大利和德国,并迅速积累了大量的追随者。与此同时,较老的账户、群组和页面也开始分享“匿名者Q”的理论。
      
      新闻卫士的报告发现,在其分析的社交媒体群组中,有“448760名关注者或成员”。“匿名者Q”阴谋论支持者在2019年底到2020年初开始激增,尤其是在新冠病大流行后,似乎越来越多的欧洲人开始相信“匿名者Q”的阴谋论。
      
      报告认为,新冠肺炎疫情的暴发是“匿名者Q”阴谋论在欧洲传播重要的推手。由于疫情引发的封锁使数百万人居家隔离,4月份“匿名者Q”社交媒体群组和页面的创建数量均有所增加。报告提到,各种阴谋论随着疫情感染人数的增加而激增,诸如“5G传播新冠”等荒唐说法在欧洲多国流行开来,甚至有人因此破坏当地移动通信基站。新闻卫士的欧洲主编拉贝称,这样的说法就像是“匿名者Q”的“入门品”,为欧洲人提供了“进入网络癫狂的完美途径”。
      
      尽管“匿名者Q”植根于美国,但它已变成一种无定形的意识形态,不断挪用和融合其他地方与反精英主张相契合的阴谋论。欧洲“匿名者Q”的故事采用了地方叙事,并开始针对地方政客和精英。
      
      “法国总统马克龙是深层政府(Deep State)的马前卒”;德国总理默克尔是“深层政府的傀儡”;美国总统特朗普正在采取行动“阻止意大利总理孔特的独裁”u2026u2026拉贝说,“这是一个很容易移植的框架u2026u2026它在讲世界精英有着不可告人的计划,而世界各国都有精英。”
      
      在疫情蔓延的背景下,“匿名者Q”这种融合新旧阴谋论的能力已让其在美国之外吸引了广泛的追随者。尽管这一阴谋论目前在欧洲话语体系中仍十分边缘化,但有分析人士担忧,“匿名者Q”阴谋论的追随者们会联合起来进军主流。
      
      “匿名者Q”在行动
      
      2017年10月28日,一个名为Q的发布者在美国著名的匿名论坛4chan上断言,“引渡”希拉里·克林顿“已经在行动”,她的被捕迫在眉睫。尽管后来希拉里并没有被逮捕,但Q仍继续发帖--迄今已有4000多篇。Q将自己描述为一名了解特朗普和“深层政府”之间秘密权力斗争真相的政府内部人士,还宣称知道一个由特朗普主导的秘密计划。
      
      尽管Q是匿名发布的,但他使用了“行程代码”这种匿名论坛认证方式,让关注者可以将他的帖子与其他匿名用户的帖子区分开来。2017年11月,Q从4chan转到8chan,在8chan于2019年8月关闭后沉寂了几个月,最终在8chan的所有者建立的新网站8kun上重新出现。
      
      Q的帖子都是晦涩难懂的,它们通常由一长串的引导性问题组成,旨在引导读者通过“研究”为自己发现“真相”。就像所谓的“希拉里将被逮捕”一样,Q一直做出预测,却都没有实现,但相信Q的人倾向于简单地调整他们的说法,以解释不一致的地方。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N)的一篇最新报道将“匿名者Q”的阴谋论概括为五个核心理念:一个邪恶的邪教正在统治着这个星球;唐纳德·特朗普是美国英雄;民主党意图险恶,整个政党都被外国的反美势力所控制;Q的追随者是团结的且在不断增长;爱国者掌握着一切,罪犯终将得到判决。
      
      “匿名者Q”是如何从4chan上的匿名帖子变成一个成熟的阴谋论组织的?这肯定不是偶然的。声称能接触到秘密信息的匿名网络帖子相当普遍,但是当人们失去兴趣或意识到自己被骗了,这些帖子通常就会逐渐淡出人们的视野。
      
      美国全国广播公司新闻网2018年的一项调查表明,有3名阴谋论者从一开始就在背后推动“匿名者Q”,并从这个组织获利。他们使该组织发展成为今天这个具有广泛、多平台传播特征的互联网现象。至于这三个人到底是谁,报告并没有给出答案。现在存在着一个完整的“匿名者Q”媒体生态系统,里面有大量视频内容、表情包、电子书、聊天室等等,所有这些都是为了吸引潜在的新成员,然后把他们拉进“匿名者Q”编造的另一个“现实”世界中。
      
      从线上发展到线下
      
      “匿名者Q”阴谋论原本只活跃在一些匿名论坛上,但在最近一段时期,一个接一个的公共事件将人们的正常生活秩序打乱,“匿名者Q”终于找到机会出手,把各事件之间的联系演绎得“有理有据”。于是,“匿名者Q”阴谋论的声势越来越大,其活动也逐渐从线上发展到线下,对欧美社会造成的影响已不容小觑。
      
      第一,不利于欧美国家战胜新冠肺炎疫情。类似于“匿名者Q”这样的阴谋论倾向于在社会危机时刻出现,比如恐怖袭击、快速的政治变化或经济危机时期。在充满不确定性的时期,人们试图用简单的逻辑来理解混乱的世界。“匿名者Q”阴谋论的追随者声称,冠状病是由所谓的“深层政府”策划的,并认为这种病可以通过饮用漂白剂来预防。
      
      2015年寨卡病暴发时也出现过类似情况--阴谋论者认为寨卡病是一种生物武器,而不是自然发生的。处理公共卫生危机的一个重要基础,是民众对卫生专业人士及组织所提的科学建议的信任,但阴谋论者通常不信任他们所认为的“权势群体”,也就不太可能听从医疗建议。支持“匿名者Q”的阴谋论者,往往对预防新冠肺炎的措施持消极态度,或使用危险的替代疗法。这将增加病传播的可能性,从而让疫情更难得到控制。
      
      第二,传播暴力,危害公共安全。最近推特取缔了约7000个散播“匿名者Q”阴谋论的账户,并将其认定为有组织的危害性活动。“匿名者Q”的支持者群体中,不仅有人在网络上对其他社交媒体用户进行骚扰,还有人在现实生活中犯下危害社会安全的罪行。2018年夏天,一名Q的追随者在胡佛大坝与警察进行了一场武装对峙,原因是Q的一条线索从未出现,这让他感到沮丧;几个月后,一名制作“匿名者Q”视频的主因在YouTube上威胁要进行大屠杀而被捕;2019年1月,一名Q的信徒据称以阴谋论的名义用剑谋杀了他的兄弟;在美国南部边境,一些全副武装的团体由“匿名者Q”的信徒领导,这些人后来因各种非法侵入和武器侵犯指控而被捕;一名被控谋杀纽约黑帮老大的男子在法庭上将一个“Q”潦草地写在手上,并声称自己的杀人动机是相信“匿名者Q”阴谋论。
      
      为此,美国联邦调查局(FBI)已经将“匿名者Q”列为“国内恐怖主义的潜在对象”。因为该理论的追随者增加了恐怖主义的风险,可能对国家安全造成威胁。FBI认为,这些阴谋论很可能会在网络中出现、传播和演变,会促使团体和个人极端分子实施犯罪或暴力行为。尽管有一系列由“匿名者Q”引发的暴力事件和失败的Q预言,Q的追随者仍然说他们没有看到任何问题,甚至暗示FBI的报告是针对他们的阴谋的一部分。
      
      第三,可能影响美国大选。随着美国大选临近,共和党和民主党的总统候选人都密集展开竞选活动,越来越多的“Q”字标牌出现在特朗普的竞选活动现场。8月中旬,在特朗普于明尼苏达州进行的一场竞选活动中,现场除了有特朗普支持者举起的美国国旗和“让美国继续伟大”的标语牌外,还有写有字母“Q”的牌子和旗帜。在目前的选举周期中,已经有超过50名据称是“匿名者Q”的支持者在竞争国家职位,比如已赢得佐治亚州的第14国会选区初选的玛乔丽·泰勒·格林,特朗普曾赞扬她是“共和党的未来之星”。
      
      皮尤研究中心在2月18日至3月2日进行的一项基于网络的可能性民意调查显示,人们对“匿名者Q”的认知度较低。超过四分之三的受访者(76%)回应说,他们既没有读过也没有听说过“匿名者Q”阴谋论,包括大多数共和党人(81%)和民主党人(71%)。虽然“匿名者Q”阴谋论听上去很荒谬,无法说服多数选民,但在选举人团制度下,却可能扰动大选,影响结果。
      
      8月19日,特朗普在白宫记者会上说,“我对这个运动(u2018匿名者Qu2019)并不是很了解,只知道他们非常喜欢我,这一点我很感激。”正如纽约时报所分析的,“匿名者Q”可能是特朗普竞选连任“最后的同时也是最好的机会”。
      
      (来源:环球)
      
      
快速回复
限80 字节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