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 395阅读
  • 0回复

“美会玩”,扒一扒那些独具特色的“美式腐败”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最新传奇

      本文转自新华视点;
      
      虽然美国名义上有一套严格的防腐败法律法规,但有些腐败却可以在光天化日大行其道,不受法律约束。正如美国外交事务杂志刊文指出的,“合法腐败在美国已成常态”。
      
      (外交事务杂志社交媒体报道截图)
      
      那些独具特色的“美式腐败”套路,你知道几个?一起来看——
      
      政治献金
      
      先来看一组数据。
      
      据媒体报道,2020年直接用于美国总统和国会议员选举的费用或超过140亿美元,是2016年大选的两倍多。除此之外,一些利益团体的助选资金也很惊人。据美国民间组织“回应政治研究中心”测算,仅2020年10月,各利益集团助选的花费就高达12亿美元。
      
      2000年7月31日,一位青年在美国费城市中心挥舞着美元,高呼“不管你们投谁的票,我们已经搞定了”,以此讽刺美国竞选中的政治献金、金钱交易操纵竞选。(新华社记者王岩摄)
      
      统计显示,美国大选的竞选捐款仅有约20%为普通民众的小额捐款。由此可见,这的确是有钱人的政治游戏。
      
      资本家的羊毛不是白薅的,投资总是为了谋求回报。那些付出资金的人希望当选者通过制定于己有利的法律、政治任命、批准政府项目合同或税收抵免等形式获得回报。这不能不说是一种变相的权钱交易。
      
      美国前总统奥巴马在其自传无畏的希望中就曾爆料“资金在竞选中至关重要”,还描述了自己“与阔人打交道”的经历。
      
      耗费巨资才在佐治亚州艰难赢得参议院席位的乔恩·奥索夫甚至在他的竞选网站上不加掩饰地说:“只要政治影响力可以用金钱买到,我们政府的政策就会优待最有势力的特殊利益者。”
      
      在这样的环境下,美国的政策制定者们到底听谁的、为谁服务?
      
      美国普林斯顿大学官网发布的文章中写道:当美国经济精英们的喜好和有组织利益集团的立场已经确定,普通民众的选择对公共政策制定的影响是极其微小的,几乎为零。
      
      (英文图片为美反腐组织“代表我们”官网视频截图)
      
      政治游说
      
      另一条典型的权钱交易“暗道”是政治游说。
      
      什么叫政治游说?可以简单理解为各利益集团雇佣说客,对国会议员及其助手施加影响,左右法律的制定和修改,谋求自身利益。美国法律允许各群体结成利益集团,相互竞争,影响国会立法和政府决策。因此,游说腐败可以说是美国政治制度与生俱来的痼疾。
      
      在法律“保护”下,这种政治“骚操作”已发展成为一大产业。地处白宫北面的K街是华盛顿的游说业中心,数万名说客云集,有美国“第四权力”中心之称。英国观察家报称其为“世界上最腐败的地方之一”。据美媒统计,有约半数的离任国会议员都在K街谋得职位。
      
      过去的半个世纪,美国游说业呈爆炸性增长态势。1971年,美国仅有175个注册说客,到1981年增加到2500个,2009年则增加到13700个。这意味着,平均每个美国参众两院的议员身边,就有20多名说客出没。
      
      在金钱操纵下,各类说客扮演着有钱人的“马仔”,代表的是利益集团的利益,由此催生的各种政策也就难以反映真实民意。
      
      (英文图片来源于社交媒体)
      
      以控枪问题为例。美国是世界上暴力最严重的国家之一,每年因枪击死亡人数平均超过3万,2020年死于暴力者更是高达4万多人。全国步枪协会是美国影响力最大的游说集团之一,以其为代表的拥枪团体的政治献金和游说,对美国控枪问题处理产生至关重要影响。
      
      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约瑟夫·斯蒂格利茨曾在不公平的代价一书中指出,政治游说放大了利益集团的政治诉求,扭曲了美国政策制定的过程。各种政治游说导致了美国政府错误地放松了金融监管,并导致了金融危机的发生。
      
      美国民众对于政治游说有多深恶痛绝?看看网友们的观点吧。
      
      (图片来源于社交媒体)
      
      “旋转门”
      
      最近,被美国媒体冠名“史上最差国务卿”的蓬佩奥卸任后有了新去处——华盛顿保守派智库哈德逊研究所。
      
      通过所谓“旋转门”,在政府机构与私营部门间无缝连接的行为,在美国政界司空见惯。再比如,奥巴马政府国土安全部长杰·约翰逊过去曾就职于知名律师事务所,离开政府后则成为美国军工巨头洛克希德-马丁公司董事会成员……
      
      此外,从政府要职离任的官员还有一个名正言顺的捞钱渠道:到企业或者机构演讲,出场费动辄几十上百万美元,把“余热”发挥得淋漓尽致。付钱者要么是为曾经得到的关照偿还人情债,要么是看中了官员们从政多年积累起来的影响力和人脉。
      
      美国CONVENTION OF STATES网站的文章中写道,政府与私人公司之间的“旋转门”是政治生态中最泥泞不堪的现象。政府官员进入私营部门,利用影响力为新东家获得丰厚的政府合同。当机会出现时,他们再回到公共服务部门,并利用自己的影响力为前雇主争取更多的合同。
      
      据美联社报道,当下,很多曾在政府工作、现就职于私营部门的人正在找机会重返政坛,这引起了美国社会广泛的批评和担忧。
      
      对于“旋转门”,美国民众想说的可不少。
      
      美国华盛顿州立大学教授卡罗琳·朗认为:
      
      美国脱口秀演员李·坎普2018年曾在推特上发表如下评论:
      
      在社交媒体上,网友说:
      
      赦免市场
      
      “美式腐败”之下,中世纪臭名昭著的“赎罪券”也堂而皇之地成了一门交易。
      
      美国前总统特朗普在任内最后一天赦免、减刑100余人。华尔街日报说,在这份名单中,只有18人得到司法部认可,其他则是其政治盟友、家族密友和筹款人等,也不乏一些游说者。
      
      据纽约时报报道,根据相关文件及30多名说客和律师的叙述,在特朗普离任前的最后时刻,身边出现了一个“暴利的赦免市场”。特朗普的亲近者们通过向有钱的重罪犯及其同伙收钱来帮助他们得到白宫的宽大处理。
      
      在美国,有钱竟真的可以为所“狱”为。
      
      (最后的赦免机会推动市场花钱接近特朗普,纽约时报报道截图)
      
      然而,美国并没有有效的措施约束总统的赦免许可,特朗普的助手收钱替他人游说并不违法。虽然明确向总统支付报酬的行为可能会涉及贿赂,但目前没有证据表明特朗普本人因为赦免收过钱。
      
      特朗普也不是第一个陷入赦免丑闻的美国总统。2001年1月20日,克林顿即将离开白宫的前两小时,同样利用最后的总统特权签署了一份特赦令,130人“榜上有名”。其中一个名字特别引人注意——马克·里奇。当时,这位百万富翁已受到美国司法机关长达17年的追捕。据美媒猜测,里奇的前妻丹尼斯花了100万美金才为他谋得这份特赦令。
      
      今日美国报指出,总统赦免权本应为公共利益服务,然而实际上却越来越多地被用于政治利益交换。
      
      华盛顿邮报则指出,总统赦免权的运行是政治腐败合法化一个“令人发指的例证”。
      
      (观点:想要修复美国民主吗?从改革总统的赦免权开始吧华盛顿邮报报道截图)
      
      策划:刘华、杨依军
      
      主笔:孙楠、成欣
      
      视觉|编辑:邵艺
      
      新华社国内部出品
      
      
快速回复
限8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